你知道么有多少感动事迹来自马拉松?

跑者: anne 日期: 2018-11-30

   马拉松比赛已经进行了三个半小时,一个穿着白背心、黑短裤的外国人冲过终点,没顾得上披件外衣,就径直奔向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小女孩,把她高高举过头顶,扛在自己的肩上。这一举动吓坏了小女孩,她哇哇大哭起来。他把女孩放到地上,为她理理弄乱的头发,大笑着对旁人说:“你看,她能走!”

一个老外为中国孤儿跑了一场马拉松一个老外为中国孤儿跑了一场马拉松

   这是上海国际马拉松赛的终点,这个意大利人名叫欧玛·雷内罗(Omar Reinero),刚刚跑完他人生中第一场全程马拉松,跑的目的正是轮椅中那名叫党思洁的小女孩——陕西省安康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名孤儿。10天前,不懂中文的欧玛在朋友的帮助下注册并发了一条微博:“12月4日,我将在上海参加我的第一场全程马拉松赛。我为思洁和安康福利院而跑!”短短一周内,这条微博被转发了4000多次。

   欧玛是一家家具贸易公司的老板,10年前,20多岁的他只身来到中国创业,如今,他已小有成就,但突然觉得生活有点没劲:“我十几年一直在奋斗,现在自己衣食无忧了,觉得做生意、挣钱没那么有意义,想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于是,去年8月,他找到了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的理事长张雯,成了基金会的一名志愿者。不久以后,他主动向张雯提出。想和患儿近距离接触。他希望自己的救助行动是参与式的。“仅仅捐钱是不够的。必须亲自去做点什么。人最宝贵的不是金钱,而是你自己,你要肯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关心别人。肯去到那里,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9月,基金会工作人员前往安康市关庙镇的儿童福利院捐赠康复仪器时。就捎上了欧玛。在福利院,他第一次看见了党思洁,觉得她“可爱极了”。但当思洁站起身,向他走去时,他才发现她的双脚并不像一般孩子一样脚趾朝前,而是两只脚相对、平行生长,不能正常站立跑跳。

   和福利院大多数孩子一样。这名六岁半的小姑娘出生没几个月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前。思洁患的是“先天性马蹄内翻足”,这种病在我国较为常见,但不易矫正。除了双脚的残疾。她的腰骶部还有一个包块,影响神经,导致大小便失禁。每天都要用药。福利院院长万锐带着思洁去安康、北京等地做过检查,2009年3月和12月。又在西安进行了两次手术,花了十多万元,但术后半年,内翻足再次复发。小思洁仍然无法自由奔跑。

   福利院的孩子,特别是小思洁的经历,深深触动了欧玛。一个月后,他又忍不住跑去福利院。还带来了一大堆玩具和衣服给孩子们。在玩具中,最受欢迎的是足球,欧玛跟包括小思洁在内的孩子们一起踢足球,玩得开心极了,思洁乐颠颠地追着球跑,不小心摔倒了。她自己爬起来,告诉欧玛:“没事,我不会放弃的!”

图片转自互联网图片转自互联网

 

   欧玛当时就萌生了领养这个孩子的想法。但他向民政部门咨询后得知,根据中国《领养法》的规定,作为单身外籍男士。他不可能在中国领养孩子。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让更多像他一样衣食无忧的人关注安康福利院的孤儿。初衷很简单,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思洁,才有可能为她寻找到一个合适的领养家庭,完成矫形手术。

   最终,他想到了跑马拉松。“马拉松体现出的是一种精神,挑战自我,超越极限,坚韧不拔,永不放弃。我热爱跑步,但这个世界上,还有像思洁这样的孩子无法自由地奔跑。”

   欧玛跑马拉松的目的不仅是为思洁寻找领养家庭。他还希望能引起医学专家的关注;同时,他也想感染到场边观看的思洁。“让她对生活也充满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和我一起奔跑”。

   在意大利时,欧玛就是一名马拉松业余选手,曾多次参加业余马拉松比赛,但以前最多只跑过半——21公里。这次,他决心挑战一下自己,跑完42.195公里的全程。两三个月里,他每天都要训练,一想到是为安康而跑,他就动力十足。

   接受采访时.他不愿多谈自己是如何辛苦准备的,亦不觉得有什么困难或付出。他说:“我经常锻炼,跑步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重要的是引起人们关注思洁。”不过,别的志愿者告诉记者。在开跑前一个星期,他在室外锻炼时着凉感冒了,状态不太好,跑步的前一天,又因为晕车吐了。欧玛有点担心,身上带了两支补充能量的小液体,又拿出一支塞给志愿者,叮嘱他们在35公里处交给他。

   除了训练,他还天天祷告比赛当天能够是一个不冷不热、没有风的好天气,很幸运,跑步当天虽然是冬日,却风和日丽。

   最终,欧玛坚持下全程,在6000名全程马拉松运动员中。他的成绩是3小时33分多,排在1044名,第一名的选手早在一个半小时前就已经冲线。不过他很满意:“我跑的并不坏!”他一个劲地为自己解释,说早上到晚了,起跑的时候被几千人挤在最后面。根本没办法跑起来,“一直到南浦大桥,都是走着上去的。不然我还能再快二三十分钟呢!”

图片转自互联网图片转自互联网

 

   然而实际上,这次马拉松并没有像欧玛描述的那么轻松,最后十公里他体力将尽,用了近两个小时才到。但临近终点时,面对已经喊了一路“FORZA(意大利语:加油)”的几十名志愿者,他仍然开心地挥拳。

   在他穿的白色运动背心上。印着一行他自己想出来的口号:“Irun to give everyone the chanceto run”(我跑,为了给所有人奔跑的机会)。在安康福利院,思洁的情况还不算最严重的,福利院孤儿中,80%以上都是残疾人,其中一大半是脑瘫,还有患梅毒、脑积水和各种肢体残障的患儿。而全国还有千千万万个安康福利院。让残障孤儿们都能有重新奔跑的机会,是欧玛的梦想。印有这样的口号的T恤,欧玛还自费做了100件,拿到网上义卖,销售收入将捐赠给安康福利院用于孩子们的助医项目。

   由于各界的捐赠不少,安康福利院的条件并不算差,宿舍、康复训练室、电脑室、启蒙教育室、活动室一应俱全,孩子们的衣食都有保障。但欧玛说,“福利院的孩子们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爱。”

   欧玛的故事已经开始感染到身边的人。比赛两天前,有一家幼儿园通过一名当志愿者的妈妈知道了思洁的故事,他们把故事讲给了幼儿园的小朋友听,教他们对生活感恩。结果小朋友们自发地把自己的玩具都拿出来,捐给了福利院里和自己同龄的孩子们。

图片转自互联网图片转自互联网

 

   在马拉松比赛的现场,欧玛还偶遇了另一支摇旗呐喊的孤儿临时救助机构“宝贝之家”,“宝贝之家”的十几名志愿者也参加了全程跑,他们的口号正是“为爱奔跑”。

不过,欧玛也曾遭到过非议。外籍人士收养中国儿童本就是个敏感话题,更有人质疑他为思洁而跑的动机。他有点不理解,但是并不在乎。“我跑我的。让别人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