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俱乐部在中美日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跑者: yolanda 日期: 2019-01-22

前阵子的马拉松工作报告提出:未来将实施俱乐部注册制度,举办分超级、甲级和乙级的马拉松俱乐部三级联赛。

关于“跑步俱乐部”这个概念,有人认为就是跑团,有人还不能给出明确答案,众说纷纭。

作为路跑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将对比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四地跑步俱乐部的发展现状,让跑友更深入地了解跑步俱乐部这个概念。

美 国:跑者天堂 品类俱全

维基对跑步俱乐部的定义如下:

“在美国,它是一种针对路跑及其他田径运动竞技与娱乐的机构,俱乐部会训练、参加包括越野、路跑、铁人三项在内的项目。”

同时页面上显示该词条有待进一步改进,怎样才能算作跑步俱乐部,还无定数。

去年的美国跑者调查(National Runner Survey)显示,每3个人中就有1名加入了当地的跑步俱乐部或团体,每10人中有一位是网络跑步俱乐部的成员,可见跑步俱乐部在全美的影响力。

RRCA,路跑俱乐部总掌门

这其中,不能不提1958年成立的美国路跑者俱乐部(Road Runners Club of America,以下简称RRCA)。它是目前美国本土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跑步组织,旗下有超过1500个跑步俱乐部和赛事,常年活跃跑者达20万。

RRCA面向俱乐部、训练项目、赛事、跑者和企业,主要负责提供基础设施、推广跑步运动、执行服务,补贴和项目,提供可操作的指导准则。目前RRCA由一个9人组成的董事会领导,现任执行总监是Jean Knaack。

此外,美国拥有数量众多的跑步公司,可以在装备和培训上提供支持。

扎根社区,竞技消遣并举

在RRCA官网检索发现,纽约州有54个成员俱乐部,其中纽约市有5个。

当然在大苹果城,自然不能忽略了主办六大满贯之一纽约马拉松的NYRR(纽约路跑协会)。NYRR旗下有31个俱乐部,根据其官网的分类,纽约城有10个竞技性俱乐部(Competitive),4个消遣性俱乐部(Recreational),1个社区俱乐部(Social),这里各取一例。

 

哈莱姆是纽约最大的拉丁族裔社区之一,这里曾经见证艺术蓬勃,也因高犯罪率为人熟知。如今,Harlem Run本着让居民健康生活的宗旨,对所有跑者敞开大门,无论其年龄、能力或者身材如何。

“只要你出现,你就是我们的一员。”

这是创始人Alison Desir的终极设想。

15年初,他们组织的活动筹集了一笔2500美元的善款,用以改善当地卫生和住房服务,它即是维系这个社区的纽带。

去年圣诞前夕Harlem Run夜跑(图片来自 Harlem Run)

Gotham City Runners由执教经验丰富的Josh Maio创建,俱乐部科学的训练安排,多样的训练方式以及高水平成员的陪伴,对于希望更进一步的跑者来说,吸引力十足。

如果只为寻找纯粹的跑步乐趣,Run2LIVE等消遣性质的俱乐部值得一试,THE RUNS成员自称为“半痴迷跑者(semi-obsessive runners)”,岚山跑团(Misty Mountain Runners)以华裔跑者为主体,在大纽约地区活跃。

长岛马拉松上的岚山跑团(图片来自 Michael Cusanelli‏)

上述组织都被划入跑步俱乐部的范畴,也颇为契合美国对这一概念的宽泛定义。

但在欧洲,跑步俱乐部可不简单。

欧 洲:科学引路,服务至上

放眼全球,欧洲可以说是跑步整体水平最高的地区。

在德国,每年举办的大型马拉松比赛就有180个,全国有近4000个跑步俱乐部; 拥有莫法拉的英国也拥有几百家跑步/田径俱乐部。

但在这里,我们要以比利时为例,他们的选手Koen Naert夺得了去年的欧锦赛马拉松项目冠军,比利时全国有25%的人日常跑步。

Runners Service Lab是其国内主要的跑步研究和服务机构,旗下五个分支机构中,其中包括一个跑步俱乐部——RS俱乐部。相比之前提到的美国俱乐部,RS俱乐部对跑步俱乐部的界定更明确、要求也更高,在他们的中文门户上这样写道:

“通常跑步俱乐部能进行日常科普和会员损伤监控,俱乐部配有兼职或专职的跑步教练;场地设施方面,俱乐部一定要有淋浴设备、更衣室、party场所,甚至要有酒吧。”

这有点类似大家熟悉的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一切向专业化与精细化看齐。现实中RS俱乐部也是这样做的,俱乐部拥有一个大型田径场和多条木屑跑道及大片绿地,之所以用木屑跑道,因为环保低成本且预防受伤。比利时南部的天然山地树林跑道也是他们跑步的场所。

 

 

(图片来自 RSLab中国)

除了休息室,RS俱乐部还有自己的酒吧,每次训练完后跑者会在酒吧小聚一下,品尝俱乐部的特酿啤酒。

(图片来自 RSLab中国)

欧洲的跑步俱乐部基本实行会员制,私教课或参加高级讲座课程需要额外付费,RS也不例外。俱乐部拥有注册会员1000人,课程有初学者start to run的训练课和晋级型 keep on running的训练课,在训练计划体系和分组规范的支持下,25人马拉松跑进2小时30分。

除此以外,俱乐部拥有强大的技术支持。位于安特卫普的全球第一专业运动服务实验室——RS Lab实验室每年接待100名世界冠军,服务过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拉德克里夫。RSKPR训练计划研发公司通过目标距离、训练周数、每周天数等指标确定每名跑者的训练计划方案。RSprint3D打印步态矫正中心为跑者进行定制步态矫正,这些都让服务水平得以保证。

 

日 本:成材路 驿传+合宿

日本马拉松过去一年频创佳绩,这与他们的培养模式关系密切。在中长跑运动员的培养上,日本是高校和俱乐部联手,具体说来,各级学校之间有完整的俱乐部上升衔接体系,可以保证学生从小学至大学都能有俱乐部训练。

日本长跑精英的成长之路一般是“高中称霸—驿传成名——加入实业团”, 这里的实业团就是企业成立的俱乐部,实业团的成员很多都是退役的职业选手,也有跑过驿传比赛的校队成员,代表企业出战的同时,也会进行内部员工教学。

去年打破亚洲马拉松纪录的设乐悠太2014年加入本田实业团田径队;助青山学院大学箱根四连冠的主力田村和希目前是住友电工的一员。

虽然关注度不及箱根驿传,但实业团驿传可谓竞技水平最高的长跑接力赛事。今年的比赛,37支队伍里,旭化成(化工企业)完成三连冠。

 

旭化成夺冠(图片来自 kobayashi501)

前国家队选手李云霞1999年曾在日本微笑堂株式会社训练,据她描述,

“日本是没有固定的专业队的,也没有纯专业的运动员,他们都是来自于每个俱乐部,早上训练,上午工作,下午训练,只是遇到重要比赛前,俱乐部会有一段时间的合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封闭性集训。”

而日本每个俱乐部都有各自的训练特点,她介绍:

“我所在的俱乐部主要以强度低、大运动量为主,有氧训练经常是120分钟+起步…….要不就是低配速35公里~40公里,甚至45公里,而我在山东训练的时候最多跑过35公里。”

 

南蛮连合(图片来自 Namban Rengo)

在日本,跑步俱乐部已融入普通人的生活。

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晚期的“南蛮连合国内外跑者集聚,常规活动是每周三19:30在田径场的6 x 1000m 以及每周六10:00在青山一丁目的上山跑,另外每个月会组织一场5000米计时赛。结合本地特色,俱乐部主要参加各地的驿传比赛,也会在官网上科普驿传文化。去年12月,他们派出33人,共7队出征日本第二古老驿传——奥多摩驿传,最好成绩男子取得了第7名。

类似的业余俱乐部在日本比比皆是,规模从琦玉JOG FUN Running Club的仅仅10名成员,到TBRC(Tokyo Bullion Runners Club)243人的庞大阵容,后者在小渊泽还有一处合宿地(日本常见活动,类似集体旅行)。

中 国:社区or职业,我们刚刚上路

之前提到的比利时Runners Service Lab(RS Lab)曾在门户上表示在中国没有见到过一家真正的跑步俱乐部。有的只有叫“跑团”的组织。事实真是如此吗?

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的跑团数量已达12万。至于跑步俱乐部,我们举出见诸报端的几个例子。

正途跑步俱乐部,国内第一家国际化管理体系运营的跑步俱乐部、WeRunners跑步俱乐部,国内首家欧式跑步俱乐部,这两家俱乐部都在进军国内的RS Lab体系下建立,按照其理念打造,WeRunners拥有实验室、训练馆、酒吧俱全的跑步服务综合馆。

跳出RS Lab体系,来看看中国其他的跑步俱乐部。就上海而言,网络上能检索到的有这些跑步俱乐部:Nike + Run Club(以下简称NRC)、“一起跑”俱乐部、RunnersHai,交大的“跑虫”俱乐部。

上海交大“跑虫”俱乐部

“一起跑”俱乐部注册会员上万名,约跑点遍布上海,有“老梅约跑”、“滨江约跑”、“旺哥约跑”等口碑约跑活动,以及一年一度名赛事“老梅接力赛”。

RunnersHai成立于2013年春季,吸纳中外跑者,每周二晚在外滩南码头训练,同时月度举行慈善跑、团队接力赛、鼠窜跑等形式各异的比赛。

成立11年的“跑虫”俱乐部连续六年获得上马高校团体一等奖,作为高校跑步团队,平时一周有四次训练,周二是夜跑,其余的周三、周五、周日都是下午四点开始训练。

如果按照欧洲的标准来看,要有损伤监控、淋浴室、设备等等,上述俱乐部显然还有欠缺。

12年,NIKE全球最大跑步俱乐部落户淮海路,旨在为不同层级跑者提供针对性跑步及训练课程。之后全新升级的NIKE+ RUN CLUB APP,建立的杨浦跑者驿站以及产品体验、上马训练营等活动的推出让俱乐部服务进一步细化。但目前它的线下活动日常仅限于周三一次5K,跑者的需求恐怕难以满足。